咨询热线

186-4058-6075

您所在的位置: 沈阳诚信律师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李国荣律师 李国荣律师,辽宁联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兼执行主任,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辽宁省优秀律师”,沈阳市律协刑法委委员,沈阳市法制宣传志愿者,沈阳3589志愿者联盟会员管理委员会优秀志愿者,辽宁省民营企业信用体系建设...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国荣律师

电话号码:024-31250333

手机号码:18640586075

邮箱地址:liguorong666@126.com

执业证号:12101200911872159

执业律所:辽宁联胜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沈阳市浑南新区三义街28-4号瑞宝东方大厦1313-1316室

成功案例

建设工程公司、B房产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诉C实业总公司、D实业公司联建合同纠纷

案件事实:B房产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于一九九九年与C、D公司多次商洽决定联合开发建设《×小区》工程,并于同年四月二十三日签订《联建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合同书》签订后,B公司作为出资方便开始积极筹集工程资金并先后与施工单位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可是,C、D公司却未按《合同书》约定履行义务,其应提供的土地未达到三通一平。B公司为了使工程尽早开工,便对场地进行施工达到三通一平。三通一平工作后,B公司便进行了工程施工。直至一九九九年封冻之时,B公司已实施建筑十栋楼,1—1号、2号、3号、4号、5号楼基础结束。1—2号、6号、7号、8号、9号、10号楼已建筑到不同楼层。C、D公司对施工质量和施工的进度是满意的。在B公司投入了大量工程款后,C、D公司在未经B公司同意的情况下,竟于二000年终止了联建合同,将该在建工程转让给第三人E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同该公司重新签订了《联建合同书》。C、D公司在未经B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单方终止联建合同。

 

代理过程:

  李国荣律师在诉前大量收集证据资料,证据资料收集齐全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中,由于已建的工程量及工程造价没有确定,所以李国荣律师向法院提出申请鉴定。鉴定中李国荣律师与委托人及C、D公司共同参加了鉴定过程,最终确定了工程造价金额为6226157元。

 

李国荣律师观点:

  一、联建合同无效,被告应承担主要责任。本案的联建合同因签订合同的双方主体资格均不符合法律规定,导致合同无效。但被告应承担合同无效的主要责任。

  原因:1、本案诉争的工程项目即旧村改造工程的建设单位属于某某乡人民政府,而被告不是该工程的建设单位同时也不享有该工程土地使用权,上述事实从被告提供的第10-11份证据中证实,所以,被告不享有土地使用权其签订的合同当然无效。2、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联建合同的时间是1999年4月23日,而被告办理本案诉争工程的审批时间是2000年7、8月份,被告向原告隐瞒了不具有本案诉争工程开发权的事实而导致联建合同无效。3、原告B公司不具备资质等级的事实,被告签订合同时是明知的。从原告提供证据第15-16的书证中也证实了二被告在与B公司签订联建合同前明知B公司不具备资质等级的客观事实。所以,本案的二被告应承担联建合同无效的主要责任。

  二、A公司作为本案的诉讼主体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且原告的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1、根据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辽民一房终字第×号民事裁定书认定:“二被告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给B公司。但是,B公司与A公司于2000年3月1日签订了转制证明,虽然该转制证明签定的原因即B公司的注销登记并未实际发生(实际是吊销)但B公司的债权债务已转让给A公司的事实已经发生且被生效的人民法院判决所确认,故B公司基于履行无效的联建合同而对工程的投入所产生的返还不当得利的债权应当确认已归A公司。”A公司作为诉讼主体提起诉讼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2、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并为超过诉讼时效。原告从1999年末开始便与二被告不断协商,由于双方就此问题没有达成协议,A公司于2001年5月21日诉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因A公司主体问题,2002年A公司撤诉。B公司于2002年8月22日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于2003年9月24日作出[2002]沈民二初字第×号民事判决,C公司不服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03年12月18日作出(2003)辽民一房终字第×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04年9月2日作出[2004]沈民(2)房初重字第×号民事判决,C公司对该判决不服,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05年5月8日作出(2004)辽民一房终字第×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年沈民(2)房初重字第×号民事判决书,驳回B公司的起诉。该裁定认定:“二被告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给海旺公司。但是,A公司与B公司于2000年3月1日签订了转制证明,虽然该转制证明签定的原因即B公司的注销登记并未实际发生(实际是吊销),但B的债权债务已转让给A公司的事实已经发生且被生效的人民法院判决所确认,故B公司基于履行无效的联建合同而对C、D公司的投入所产生的返还不当得利的债权应当确认已归A公司。”综上事实可以看出本案原告提起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三、A公司与B公司有权主张联建合同的全部债权。

  B公司与中外建扶余公司在旧村改造联建中,对外是以B公司一方名义与二被告签订合同,对内二者是内部合伙关系,分别投资建设。本案中,中外建扶余公司已向法院提交了授权书,该授权书明确授权A公司、B公司代为追索其在联建工程中的债权。该事实从原告提供的第13份书证中得到了证实,故A公司与B公司有权请求二被告给付联建工程中的全部债权。

  四、第三人E公司给付工程款无法律依据,属无效行为。

  1、B公司与各施工单位签订的建设施工合同,各施工单位在履行合同中所发生的工程款依法应由B公司支付,代理人在庭审质证中已提出这一观点。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合同的第三人未经合同当事人同意而实施的行为是无效行为。而本案诉争的工程款是原告同各施工单位根据法律相关规定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那么原告和各施工单位就存在权利、义务的法律关系。原告是给付各施工单位工程款的义务主体,而各施工单位则是接收工程款的权利主体。根据《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本案中,E公司主张支付的工程款未经B公司同意,各施工单位接受工程款也未通知B公司,所以E公司的支付行为B公司不予确认。

  2、在庭审中,二被告和第三人辩称,其已给付各施工单位工程款,但其并未提供给付工程款的数额和有效的证据,也未向法庭提供给付的工程款是经施工单位(权利人)已通知B公司(义务人)转让债权相关的书面证据,所以二被告和第三人所谓给付工程款的行为,因没有法律依据而无效。故第三人的给付行为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五、鉴定报告是本案的判案依据。

  原告提供的第三份书证是鉴定报告。该鉴定报告是原告在诉讼中向法院提出鉴定申请,由法院依法委托××工程造价咨询事务所进行鉴定,该事务所于2003年6月16日作出辽中价所建字(2003)第×号鉴定报告,其结论是:“(一)经审核后三方(审计、原告、被告)共同认定如下:1、原告开发的七家屯旧村改造项目的工程造价5,350,121元。   2、办电费用242,894元;3、回填土石方工程340,430元;4、4、5、8、18号楼的经营费79,739元,1-1、1-2、2、3、11、13、16号楼的经营费212,964元认定合计金额6,226,157元”。被告人认为鉴定结论的数额不能计入B公司的投入的主张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因二被告并未提供会计凭证等实际支付的直接证据,且原审法院开庭审理时,鉴定人员已出庭质证,并在鉴定机构签字时已对数据予以认可,而且从鉴定书中基建施工预决(结)算审计验证定案表1、2中可以看出送审金额和定案金额是有差额的,此差额是经被告扣减的,为此定案金额是三方认定的原告所投入的联建费用。并且在鉴定中二被告的单位负责人叶×和邓×以及二被告单位的技术人员均全程参与了整个鉴定过程并对B公司和扶余公司投入工程的各项款项给予签字确认,该行为具有法律效力。故鉴定报告是本案判案的依据。

  六、二被告应给付原告联建期间的投入及利息。

  综上事实不难看出,被告的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惨重的,后果是难以弥补的。二被告的行为影响了原告的正常运营,所以二被告应按鉴定结论的数额给付原告在联建期间的投入6,226,157元及利息。

 

代理结果:

  法院判决:一、确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旧村改造联建合同书》无效。二、被告C实业公司、D实业公司折价赔偿欧亚公司联建投入损失6226157元   ”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被告C实业公司、D实业公司、第三人的反驳主张。上述第二项所列款项,如被告C实业公司、D实业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限履行,则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执行。判决宣判后,城郊乡实业总公司不服判决,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辽民一终字第×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该案在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中。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